飞鹿言情小说网

佛楼 《日向的爷爷》

小说:佛楼  作者:HUdachijj  回目录  举报
  李儒森和古月把日向扶到了古浩然的阁楼,古月亲自给日向处理好伤口,上好药,还说为了保险起见,明天带她去打破伤风药剂。

  “难怪我听你说话总是觉得别扭。”李儒森在一旁回忆的说。

  日向微微一笑,“对不起,虽然我经常练习中文,但是毕竟不是常用,所以只能做一些初步交流,刚刚你们说的很多词,我都听不懂,而且你们讲得非常快,我完全记不住。”日向边说边?#28982;?br>
  听着日向如此艰难的讲话,李儒森的眼睛突然一亮,呆滞的盯着日向,像是脑海中想起了什么,表情十分的严肃,但似乎又像是想不起什么,表情又慢慢浮现焦虑的纹理。

  “诶!你老盯着人家干什么?怎么人家的腿漂亮,流口水了吧!”古?#24405;?#26446;儒森盯得日向的脸上已经?#34892;?#32418;晕了,赶紧出语调和。

  李儒森赶紧六神归位,“哦哦哦!不是,我刚刚想起一些事,但又记不起是什?#35789;?#20102;。”

  李儒森尴尬的笑起来,?#36824;?#32463;古月这么一提醒,李儒森才注意到,日向的腿确实很漂亮,特白,皮肤的?#23454;?#20063;没话说,少见的细腻,不觉间这厮还真悄悄的咽了口口水。

  “日向,你这次到我们国家来做什么的呀?怎么问起以前这的什么老人?”

  日向的眼神?#34892;?#29369;疑,支支吾吾的说,“这个就要从很久以前我爷爷那时候讲起了,但我还是不讲为好。”

  “这有什么不好,说实在的,我还是第一次跟ri本姑娘聊天,没事你可?#26376;?#24930;讲,不着?#20445;?#36825;会时间还早呢!”古月说。

  “对呀!古总说的对,正好我们两个可以帮你纠正一下中文哪里说的不对,你就当是练习口语了。”李儒森也在一边帮腔。

  日向还是有点犹豫,“我怕你们会不高兴。”

  古月还是不解,“怎么会呢?你?#32622;?#26377;做错什么,再?#30340;?#23601;算说错什么,都是因为你不熟悉语言,我们能理解,讲吧,就当促进中日人民交流了。”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这是我们毛大爷讲得话,我们得遵循他老人家的意思呀!”李儒森说。

  见日向不是很懂这句话,李儒森赶紧翻译翻译,“就是你说什么我们都不会怎么样的,我们天朝人一向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放心。”

  经过两人的轮番安慰,日向终于开口了。

  日向先是用似乎很?#30007;?#30340;眼神瞄了古月和李儒森一眼,然后使劲的咬了咬zui唇,才慢慢的出声,“其实......其实我爷爷很早就来天朝了。”

  “喔......”古月很是惊奇,“什?#35789;?#20505;呀?你爷爷是不是特别喜欢我们国家,他老人家是什?#35789;?#20505;来的呀?”

  日向不断地扣着手指,微微低着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模样,“他......他是......1......1937年来的。”说完日向就把头垂了下去。

  “1937年是......”古月掰着手指,“诶,这年份怎么那?#35789;?#24713;呀!在哪里听过,很常见,哎哟,我这脑子怎么突然卡壳了,这年份是......”古月使劲地摸着脑袋。

  “我靠。”李儒森一声躁狂的吼声,惊了古月和日向各自一个胆颤。李儒森突然用种很愤怒的眼神盯着日向,“你......你爷爷不会是当年的ri本鬼子吧!”

  李儒森的这句鬼子好像是一针苏醒剂,也让古月似乎猛地想到了什么,古月也用非常不愉快的眼神看着日向,“你刚刚说什么,1937年?1937年不是鬼子开?#35760;?#30053;我们的年头吗?”

  看到李儒森和古月的?#20174;Γ?#20197;及听到他们说话的音量,日向不用听懂就知道自己的话触碰到了眼前这两个天朝人的痛点了,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那样子似乎像是在乞求谁的原谅。

  见日向瞒着头,什么也没有说,古月也觉得?#34892;?#19981;妥,一个眼神示意李儒森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自己忍怒安抚。

  “日向,你老实说,你爷爷是不是侵略我们的一份子。”古月按住情绪问。

  日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35828;?#22836;。

  一看日向的肯定,两人十?#32622;?#26174;地叹了口气,李儒森重重地坐在沙发?#24076;?#21476;月则把刚刚为日向清洗伤口留下来的纱布棉花?#20302;?#30340;狠狠地扔进了垃圾桶,以此来缓和自己的情绪。

  “对......对不起。”

  日向突然胆怯又轻声地说了一句。

  由于这句对不起的意义非同小可,是侵略者的后代亲口说的,也是李儒森和古月人生当中第一次面?#24742;?#30340;亲耳听ri本人就侵略战争行为道歉,?#19978;?#32780;知,这句对不起在他俩心中腾起了多大的波澜。

  一时间,两人的情绪非常的复杂,久久没有说话,三人所在的房间安静的着实?#34892;?#21523;人,似乎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最后还是古月?#28982;?#20102;过来,调整了好几秒情绪,轻轻地说,“好了,日向,那毕竟不是你造的罪孽,不能怪你。”

  日向听到古月这样讲,立刻抬头,眼睛里充满了感动的目光,“谢谢。”

  古月也勉强挤出一点微笑,“后来呢?”

  日向也骨气勇气,整理了一下情绪,“后面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从回国的士兵口中得知,在战争快要结束的那一年,我爷爷的部队遭遇?#35828;?#22320;八路军的伏击,被逼退至现在的永乐县这一带。但中?#38745;?#30693;发生了什么,我爷爷和剩下的警卫队几十人在撤离到今天这个工程附近?#20445;?#31361;然如同人间蒸发了?#35805;悖?#23436;全不知踪影,事后军队里也连续派人打探消息,搜索遗体,但最终一无所获。”

  “再后来呢?”李儒森显然听出些兴趣,因为毕竟这把是日方处于下风,解放军处于上风。

  日向仰了仰头,舒缓了一下脖子,“后来?#36824;?#22810;久战争就结束了,之后由于我们国家被米国人打的满目疮痍,连YuanZiDan?#21450;?#20102;两颗,几乎回到了石器时代,所?#38405;?#26102;全国的ri本人都在忙一件事,就是重建,爷爷的事也就暂时放下了。”

  “还?#26032;穡俊?#36825;次?#20540;?#21476;月期待连载了。

  “由于米国人的转向扶持,我们国家的经济很快?#31361;指?#20102;,那时候我爸爸就在计划是不是要亲自到天朝打探一下,看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看有没有希望听到什么,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直到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在贵国改革开放后的有一年,父亲带着不到十岁的我来到了如今的永乐县。”

  “来到永乐县,然后呢?”李儒森赶紧抢问,gao得古月悄悄的恨了他一眼。

  “我父亲打听了近半个月,都没有一个人知道当年这里发生过什么,直到遇见那个老人。”

  “哪个老人?”抢问权再?#25105;?#20027;,古月问,李儒森一脸的不爽。

  “就是之前我说的,原本住在游泳池那个地方的老人。”

  古月听到这非常的失望,因为他和李儒森谁都不知道之前在泳池那个地方居住的究竟是哪个老年人,以为听故事就要到此结束了。

  “那你这次为什么来呀?”李儒森问到了一个关窍。

  古月也注视着日向,似乎也十分期待她的回答。

  数天前,我接到那个老人给我父亲的一封信,说我父亲可以到永乐县再来看一眼,我父亲觉得肯定发生了什么,要不然那位老人不会隔了这么多年来这么一封信。

  “喔!那你父亲也来了吗?”古月问。

  日向摇了摇头,“我父亲现在身体状况不行了,无法远程劳累,由于我有中文基础,所以?#33151;?#25105;来了。”

  古月点?#35828;?#22836;,虽然是侵略者的后代,但这份多年不减的寻亲毅力真是让古月叹为观止,并且中间还隔了一代。

  “请问一下哈,你爷爷消失之前他贵庚呀?”李儒森问。

  “什么?”日向呆呆的望着李儒森。

  日向木鸡一样的表情?#32654;?#20754;森?#20174;?#36807;来,自己用词过于高端了,“我说的是他多少岁?在他消失的时候。”

  日向点点头,“当时爷爷四十多岁了。”

  李儒森咳了咳嗓子,似乎要说什么有难度的话了,?#20843;?#25105;直言哈!你爷爷要是活到现在的话,应该过?#35805;?#20102;吧,你觉得他还可能在世吗?换句话说,我们这里有句老话,叫善恶到?#20998;?#24471;报,我个人认为别说我们,玉皇大帝也不会?#20204;?#30053;者活这么长时间,不然还有天理吗?”

  李儒森的话充满了民族逻辑感,这次古月没有白他一眼,而是用十分肯定的目光看了李儒森一眼,转眼又盯着日向。

  日向知道,这当年他们爷爷辈对这个古老民族所犯下的罪行,不可能说过去就过去的,所以日向对李儒森的?#23433;?#27809;有任何的反驳,反而真诚的盯着李儒森的双眼,然后诚恳的点?#35828;?#22836;。

  “你说的很对,我也觉得他不可能还在?就连我父亲也是这样认为的,只?#36824;?#37027;老人的信写的十分奇怪,说什么请我父亲一定要来之类的话,父亲觉得要是不来天朝一次的话,他总觉得?#34892;?#19981;安,所以我就来了。”

  李儒森摇了摇头,“我觉得应该是那老头脑筋出问题了,胡说?#35828;潰?#35201;是真有个鬼子战犯在永乐县,那永乐县还不得翻天了呀!至少得上新闻联播呀!”

  古月对李儒森这番分析连连点头,“日向,我也这么觉得,别是那老头发神经了吧!故意捉弄你和你父亲吧!”

  李儒森眼睛一?#20102;?#20046;又想到了什么,“该不会是那老头以前受过鬼子的欺?#28023;?#29616;在越想越气,故意想把你爸和你妈,哦,不对,不对,是和你,忽悠过来,然后结果你们,报当年的民族之仇吧!”

  这话李儒森似乎说的有点过了,古月脸色?#21592;?#30340;看着他,“李工,不至于,我们国家老年人还没糟糕到那个地步。”

  李儒森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当年的民族仇恨刺激的有点过头了,眼神犹疑,就没再接着说了。

  古月微笑着看着日向,就当是为刚刚的过激做一点弥补,“日向,我觉得你这次只怕?#21069;着?#19968;趟了,而且过了这么多年就算你那个爷爷还在,只怕模样也已经大变,你不是?#30340;?#29239;爷消失的时候是抗战的最后一年吗??#35789;?#38388;推算那会根本没你,所?#38405;?#32943;定也没见过你爷爷长什么样,你连你爷爷长什么样都不清楚,那你怎么找,根本不可能吧!对不对。”

  日向点?#35828;?#22836;,“嗯,我也知道,就当我为父亲了却一个?#33041;?#21543;!”

  古月苦笑了一下,“了却?#33041;?#20063;要知道当事人的相貌吧!不然你怎么了?#30784;!?br>
  说着日向就从随身的一个小硬皮夹里抽出一张小纸片一样的东西,双手轻轻的捧着,目光完全垂落在纸片上面,一动不动,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35789;?#20040;呢?日向。”古月好奇的问。

  日向抬?#38750;?#36731;的笑了笑,“爷爷的照片。”

  “哦。”一听是侵略者的照片,古月只是小声的?#35835;?#19968;下。

  这时李儒森扭扭捏捏的往日向边上移了移,想瞟一眼那传说中的侵略者一份子到底什么长相,可由于角度不行,再加上当年的照片确实?#34892;?#27169;糊,李儒森什么也没看见。

  但日向发现了李儒森的意图,眼睛直?#22402;?#30340;盯着李儒森,盯?#32654;?#20754;森赶紧把目光移到别处去,不敢正视日向的眼神。

  “你要看看吗?”没想到日向居然主动问李儒森。

  李儒森见自己的想法已被日向完全窥视彻底,也就不隐瞒了,“喔!我只是想看看那个侵略者的模样。”但这次李儒森又加上了一句,“我不是针?#38405;?#21704;!你不要往心里去,我只是就事论事。”

  日向摇了摇头,勉强把面容维持的不尴尬,“你愿意看我可以给你看,只是请你不要伤害这张照片,因为家里只有这一张爷爷的近身照了。”

  李儒森摆摆手,“放心我的素质还是过硬的,不会干这种事,毕竟我和他们是有区别的。”

  说着,日向就把照片递给了李儒森,李儒森没想到,自己接过照片的时候,自己的手居然?#34892;?#33707;名的颤抖,导致李儒森花了好些毅力才控制住。

  李儒森拿着照片时开始是虚着眼睛看,但灯光不行,而且又是黑白照片,自己又连忙把房间里的灯调整的亮一点,又重新把目光汇聚到照片上。

  看着李儒森为了看张照片gao了这么多事,顿时古月的好奇心也起来了,他仔细地注意着李儒森的表情,?#24613;傅人?#30475;完后,自己也拿来瞅一眼,毕竟这也算是人生当中的一类奇遇,几个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深更半夜的为一个肯定已经?#31455;槌就?#24402;土的恶人,在这费心巴力做这些妖。

  然而古月注意到李儒森的眼神竟越来越不对,表情也越来越扭曲,像是看见鬼一样,古月正?#24613;?#38382;他怎么了,只见李儒森将目光从照片上移开,进而惊?#20540;?#30447;着古月,那眼神的恐怖盯得古月后背一阵阵发凉。

  “怎么了?盯着我干嘛!”古月受不了这种莫名的恐惧眼神。

  对于古月的质疑,李儒森只是?#26377;?#30528;刚?#31449;?#24656;的眼神,然后手上拿着照片,微微地往古月的方向递?#35828;蕁?br>
  古月意识到李儒森这个动作是想让她看看。

  古月从沙发上起来,十分不爽地走到李儒森面前,一把接过照片,自己亲自审查。

  然而,不到三秒钟,古月的脸上也出现了和李儒森一模一样的表情。

  两个人就木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最后两人?#26376;?#33080;恐惧的盯着对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佛楼书评:
足球即时指数捷报网
澳门生肖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上海时时乐福利彩票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 江苏快3豹子遗漏数据 双色球红球图表 白小姐中特网 黄大仙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山西快乐十分买法 生肖时时彩玩法 江苏11选5合买 双色球杀号搜狐彩票 7星彩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赛马会料官方料 重庆时时彩2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