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鹿言情小說網

梅香 第二十章 伊人

小說:梅香  作者:15327204221  回目錄  舉報
  

  清晨五點二十分,太陽穿過鄱陽湖上濃濃的水霧,第一縷陽光便開始依次鋪滿了馬鞍山的山谷;五點二十分,第一輛滿載著蔬菜ròu禽的采買車從山下歸來;六點鐘,早點攤開始營業;六點半鐘,車輛和行人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平遙古城這才完完全全地從睡夢中醒來。

  每天都很辛苦,也曾遇挫流淚,但卻從未放棄,聚在街上的小商小販很多,裝載著小黃魚的漁船一靠岸,那些小商小販們,都像聽到命令似的,一擁而上,你搶我奪,爭相購買。粗聲爭執的、惡聲相罵的、拔拳動武的、互相踐踏的、拼命朝前鉆的、緊緊拉著販運者苦苦哀求的,啥都有,簡直亂成了一鍋粥。但亂雖然是亂,卻亂得很溫馨,亂得喜氣洋洋的。

  “這一筐,三十文!”

  “算我的!”

  “我出三十二文!”哈著腰,魚販子笑得像被錢買通推磨的老鬼。

  “好,給你了!”

  “你小子逞能,小心回去被馬車撞死!”

  “你這個爛浮尸!”

  “這一筐,四十二文!”

  “我要,我要!”

  ……

  ……

  ……

  聲嘶力竭的叫嚷,污言穢語的對罵,笑臉相迎的討價還價。就在這樣一派喧囂喊叫聲中,上竄下跳中,咬牙切齒中,隨地大小便中,一筆筆生意順利成交了。

  凌霄花開滿了鄉間小道,云看上去很高,一塊塊的,有些地方很厚,有些地方很薄。在人聲鼎沸的街道上,切成方方正正小塊的豆腐,被放進滾熱冒泡的油鍋里,發出滋啦滋啦的響聲,漸漸地飽脹起來,像一個發了胖的肥仔似的,一塊一塊地浮在油面上打轉。

  民以食為天,古城的一天是從吃早點開始的,當地人吃早點最典型的是“四大金剛”。

  哪四大?大餅、油條、粢飯、豆漿。

  大餅有兩種:一種是咸大餅,一種是甜大餅,正宗的大餅是從爐子里烘烤出來的。甜大餅制作簡單,一點白砂糖和著面粉就是餡心,再撒上幾粒芝麻,香甜可口;而咸味的大餅因為中間有huang色的堿印,面粉又韌又松,吃起來香噴噴,所以檔次稍高一些。

  一分錢一分貨,高端的東西做起來自然頗為費力,刷多少菜油,抹多少鹽花這些都非常考驗師傅的手藝。

  油條是大餅的最佳拍檔,可單吃,也可斬成幾段泡飯。做油條很講究,先用一根短棒把兩條面粉壓攏,一轉,拉長,慢慢放入半條,晃幾下,兩頭一掐,再沉入油鍋……

  粢飯包油條花樣不多,分甜的和咸的兩種。甜的里面放豆沙、黑洋沙;咸的則往往放榨菜、ròu松等等。不管哪種,最后都要包上根油條,然后團起來壓緊,邊捏邊吃,既實惠又可口。

  豆漿也分甜漿和咸漿兩種,咸漿復雜一些,要放碎油條、蝦皮、榨菜末等等,要結豆腐花還得再放一些醋。豆漿吃咸甜這件事上,當地人似乎更偏愛于咸漿,而且愛喝燙zui的咸漿。如果再加上蝦皮、紫菜、榨菜等輔料,然后再淋上幾滴辣油,賞心悅目外,大熱天喝得滿頭大汗,GuoYin!

  買上熱氣騰騰的大餅,再裹著剛從油鍋里撈起的油條一起吃,絕配。一般流行的吃法是大餅裹油條,一起嚼,吃慢點,以便讓美味殘留。還有怪胎喜歡甜大餅夾咸油條,也有人喜歡大餅歸大餅,油條歸油條,這個咬一口,那個咬一口。看著口感香脆的大餅由滿月變成彎鉤,油條一撕二,并漸漸變短,心里會有一種特別舒暢的感覺。

  蒸籠里冒出熱氣,薄霧般飄散在店堂里,彌漫著一股好聞的香味兒。油條鋪子開門了,燈光暖暖地透出來,同時還有層層熱氣。案板上,揉好的面團先被切成條狀,再將這些條狀的面團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分開,最后搓成細長條。細長條抱在一起,扭成麻花,一起下到油鍋里。

  滋啦一聲,油鍋內泛起無數泡沫,那兩根細長的面條開始慢慢變得金黃、肥胖,在油鍋內翻滾浮沉,終于鍍得金身,修成正果,被笊籬撈起放在案上,渾身散發著請君品嘗的豪爽之氣。

  作為一個資深的吃貨,曾志鵬的鼻子比狗的還靈,大老遠他就聞到了四大金剛發出的香味,曾志鵬饞得口水直流,他快步走上前去。

  曾志鵬道:“老板,來一副。”

  一副是當地人的說法,就是一個大餅,一根油條,這樣吃實惠得不得了。由于好吃不貴,曾志鵬經常會小規模地闊氣了一下。

  天藍得讓人心動,曬著春日暖洋洋的太陽,曾志鵬一付很幸福、很快樂的樣子。味道確實不錯,那種熟悉的味道,不僅給早上空蕩蕩的胃帶來了著落,還讓曾志鵬感覺特別GuoYin,他臉上流露出一絲滿足的笑容。

  “哎喲!”曾志鵬大叫。

  一不小心,他被包在大餅里面的滾燙的糖餡燙傷了。

  哈哈……哈哈哈……旁邊的人哄笑起來。

  真倒霉!像得了瘟病的公雞一樣,曾志鵬耷拉著腦袋不吭聲。

  清晨的露水還在荷葉上打著轉,山崗上的花兒卻早已開放,迎著風,散發著淡淡的幽香。“沙縣小吃”里人聲鼎沸,老板王多魚忙得團團轉。

  “你的頭發都沒有了,以后怎么找女朋友呀?”小郭成好像發現了新大陸。

  王多魚笑道:“哈哈,我早就結婚了,孩子都十歲了。”

  “哇!居然有人肯嫁給你這么一個禿驢!”小郭成很驚訝。

  王多魚怒道:“臭小子,少瞧不起老子,想當年老子年輕時也是一個帥哥好不好!”

  王多魚的意思很明顯:禿的狀態不是一直存在的,禿是有一個過程的,沒禿之前哥們可是正版的小鮮ròu,殺傷力巨大。

  被他這么一吼,小郭成呆了,三秒之后,他咧開小zui,哇哇大哭起來。

  “娘!”

  “一個大人竟然跟小孩子發脾氣,什么人啦!沒素質!”馮珊珊柳眉倒豎。

  怒氣沖沖之下,馮珊珊拉著兒子付了錢,頭也不回地走了。

  同意!她這一討伐不要緊,沒想到竟然引起了負面效應,店里其他兩對母子和三對父子立馬也走了。

  “兒子,咱們走!”一位胖大嫂拉兒子。

  孩子道:“娘,還沒吃完了!”

  “吃啥吃?不吃了,快走,這里有大灰狼!”胖大嫂邊說還邊意味深長地看了王多魚一眼。

  人都這么一走,店里的流量頓時失掉了大半,望著冷冷清清的面館,王多魚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

  親們!我是受害者!我被調戲了好不好,咋好好地就成被告了呢?嗚嗚嗚!這回輪到王多魚哭鼻子了。

  梔子花開了,柔嫩的hua瓣在風中輕搖著,并且散發出甜蜜的芬芳。那花香宛如蔚藍大海里的波浪,一圈又一圈地涌過來,讓人心醉。又下雨了,小雨點活潑潑、活潑潑地跳進來,濺在身上,濺到稿紙上。雖然白忙活了半天,但袁健并不惱,他歡快地望著眼前的一切。

  蒙蒙的細雨中,隱隱浮現出她的倩影:一頭烏黑亮麗的秀花以馬尾的形式拖在腦后,皮膚白皙細膩,眼睛大而明亮,還有那紅潤的小zui,緊翹的**,還有那xiong……

  不用化妝你也很美,千萬朵玫瑰也沒有你嬌媚,看見你我就很幸福!總之那真是一個極妙、極妙的人兒呀!

  第一次見她,袁健就震驚于她的美,更震驚她會出現在實戰班,要知道實戰班的實戰那可都是不含水分的真打,拳腳無眼,絕大多數的女孩第一進入實戰班,對練過后就被打哭了,從此之后就沒再見過她們,而據說這女孩都來好幾次了,是什么支持她走到今天的呢?
  飛鹿言情網 www.54635644.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梅香書評:
足球即时指数捷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