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锦绣芳华万古情 第七十一章 拆底

小说:锦绣芳华万古情  作者:沐阳  回目录  举报
  “轻贱?”陈氏闻言呵呵的笑了起来:“你可真是长着张血盆大口啊!我带岚儿好还是坏,不妨咱们拿出去比一比,有我待她这么好的吗?你说我轻贱她,还嫌弃我给她安排个了个门当户对的……很好,我给你脸你不要脸,我就索性陪你作!来人!”

  陈氏大声喊着掉头出屋,厉着嗓子的高声招呼:“章妈妈,给我从库里拿出百丈纸卷,再请来数十笔帖,我林家今日要写百贴告示,明日好满城张贴,说我林家有一名?#22351;昧说?#22825;之娇女誓要高嫁,为此我和老爷俯首为她向权贵们求亲,不知哪位权贵肯拿出一位嫡妻之席送?#24076; ?br>
  “什么?胡闹!”林昌被陈氏的话吓了一跳,急忙出来把她往屋里扯。

  “我胡闹还是她胡闹?”陈氏一把甩掉了林昌的拉扯,指向了呆滞的香珍:“她一个妾侍敢编排我的不是,一个庶出的还妄图权贵之门的正妻,老爷,这就是林府的规矩?这是不是胡闹?既然她闹的,我为什么闹?#22351;茫?#19981;就是为岚儿求个权贵之门嘛,?#39029;?#27663;敢这么做,又不知老爷为她?#21916;?#32943;豁出去这张脸!”

  “疯了,这算什么法子?这?#32622;?#26159;丢人现眼!”林昌急的吼吼。

  “丢人现眼?哈哈,这就不是丢人显眼了吗?林府这个清流世家难不成是要一个不知尊卑为何物的妾室踩在我这个嫡妻的脸?#19979;穡俊?#38472;氏?#24213;?#30452;接两步走到了林昌面前:“老爷,我和你近二十年的夫妻情谊,包容了你多少事?难不成你要看着她张狂在我?#39134;希?#25105;把话今天给你撩开了!你要是不把这个不知规矩的侍妾给我教出规矩来,我立时出门去衙门里递状子求和离,你信不信?大不了?#39029;?#27663;把脸陪尽,也会要大家都知道林家是怎么欺负我这个堂堂嫡妻的!到时候林家脸面扫地的时候,你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陈氏说完扭身往屋内椅子上一坐,一脸怒色的直盯着门槛,显然是在等。

  “?#24076;?#32769;爷……”香珍一看架势不对,往日里贤良淑德占完?#35828;?#38472;氏竟然转眼变成了胡同口里的泼妇,用撒泼来逼,登?#34987;?#20102;?#32440;擰?br>
  论相貌姿色,她敢和陈氏斗,论年龄身段,她敢和陈氏叫板,论计较谋算,她敢和陈氏对拼,可到了撒泼使浑上她是一点都比不了陈氏的,她是什么人,陈氏是什么人,她?#36824;?#26159;一个妾侍,再是生了孩子的,闹大了,一脚踹了你,也没哪个御史站出来为妾侍出头,可陈氏呢?人家是林家明媒正娶的太太,虽然撒泼不好看,传出去也坏名声,可是她都敢撒泼了,那就真敢胡来,正妻把这种事闹出来,坏的可是林昌的脸面,御史再参合上一脚,别说她前途晦暗了,林昌?#24908;?#23601;要?#36865;就?#34507;,那如此她还有好下场吗?

  香珍立?#34987;怕?#36215;来,连忙拉了林昌的衣袖叫着,脑中思想着对策。

  “啪!”一声脆响,林昌的手掌就抽在了香珍的脸?#24076;?#39321;珍一愣,林昌已经指着她喝骂起来:?#23433;?#38271;眼的东西,太太岂是你可以乱嚼舌头,与之争言的?”

  香珍眼睛一眨,噗通就跪下了:“老爷打的是,老爷骂的是,是香珍糊涂了,香珍只是心疼岚儿,一时口不择言才……老爷,太太,香珍错了,香珍认罚!”她立时明白这种节骨眼?#24076;才?#22905;是必死的,只能立刻保身求全,是?#38405;?#30528;眼泪这就认错了。

  她痛快认错,林昌的脸上就好看了许多,这三年的光景里陈氏很少发脾气,猛地这么来一下,他都有点怵,毕竟上次陈氏如何对付庄家二太太的,他之后也有耳闻,当时他就知道若换成了自己个,一早就点头妥协,四姑娘只有给庄家小二爷做小的份了!所以今个看到陈氏发了横,他可真怕了,自己辛辛苦苦才拼到如此这个地界,眼?#20174;行?#30473;目再往?#24076;?#30495;要出个这种事出来,他可就算混到头了,何况自己的老娘也会追着他算?#35828;模?br>
  是以他把目光投向了陈?#24076;?#20041;正言辞的表示:“那,她知?#26469;?#20102;,你该怎么罚就怎么罚?”

  陈氏冷笑了一下:“我敢罚吗?人家肚子里可有林家的骨肉,有个三长两短的?#19968;?#35828;的清吗?”陈氏?#24213;?#31449;了起来,欲往外走,林昌立时上前拦着:“消消气啊夫人,你可千万别,别乱来啊!”

  陈氏打量了林昌一个来回,转头看向跪地眼珠子乱转的香珍,一挑眉言语道:“香珍妹妹,你是心疼岚儿的吧?那高门权贵之家且不说岚儿的庶出有无资格进去,我只说她这一针尖大的小心儿,能在里面过活吗?别回头她真嫁进去,转头出了事,你又要给我泼脏水,说我蓄意害死她了吧!”

  香珍一时哑口无言,陈氏却再言语:“给岚儿安排门当户对的不对,安排了高门权贵我又怕她那身子抗不起,不如我思量下,找个咱们府上的庄头把她嫁出去,这总可以了吧?”

  “啊?不成!”香珍一听立时瞪眼,她女儿好歹也是庶出,好歹那也是林府的六姑娘,怎生成了丫鬟?#21069;?#30340;配给庄头,这?#32622;?#23601;是恶意报复啊!香珍以此大声反对:“太太您不能这样啊,岚儿可不是?#23601;罚?#32769;爷,您得给岚儿做主啊!”

  “夫人,你这是何必呢,在生气这话也不能乱说啊,岚儿可……”

  “你到底还是处处帮着她?#21069;桑?#36825;家里的主母到底是谁?是她吗?你若让她说了算,成,咱们这就去衙门!”陈氏?#24213;?#19968;转身就往外走,林昌立时追了出去撵着哄着,香珍便是跌坐在?#35828;厴希?#21912;了几息后她立刻起身冲进了内屋,就看到林岚脸色难看的躺在那里,伸手捂着肚子一副难受样儿。

  “人都不在了,你别装了!”香珍?#24213;?#25260;手拍在了林岚的肩?#24076;?#24613;的言语:“怎么办,太太撒泼了,要逼死咱?#21069;。 ?br>
  林岚一脸痛苦之色的在榻上翻滚,眼却盯着她:“少喊叫,她,她?#36824;?#35828;说罢了,和离?这辈子她不活了?”

  香珍见林岚这个模样才意识到她是真痛,立刻凑到跟前:“你这是怎么了?”

  林?#23433;?#32784;的扫她一眼:“别吵吵,别叫人进来,过,过阵子就好了。”?#24213;?#32487;续在榻上翻滚,双手却是捂着肚腹不断上下,人也嗓子眼里溢出几声细小的闷哼。

  ……

  “叶嬷嬷,你去瞧瞧我们姑娘吧!?#34987;?#22920;妈一脸急色的冲到了叶嬷嬷的房里。

  “怎么了?”

  “打请安回来,人就一言不发的坐在屋里,和她说话,理你倒是理你,可那脸色……哎呀,您快去瞧瞧吧!”

  “发生什么事了?”叶嬷?#32622;?#24613;着动,?#39318;?#33457;妈妈,花妈妈立时把在外听的见的全学了一遍,末了急着催促:“您赶紧的过去瞧瞧吧!”

  叶嬷嬷却眨眨眼没有动,眼见花妈妈急中有愕的看着自己,便慢悠悠的说到:“她已十岁了,?#34892;?#20107;该她自己独当一面了,难不成日后出嫁了,我这个老婆子还得跟着吗?”

  “可……?#34987;?#22920;妈还想言语,可外面却有了秋雨的声音叫这姑娘,花妈妈立时闪身而出,就看到林熙迈着步子向?#22909;?#21435;,当即喊了一声追了过去:“七姑娘,您要去哪儿?”

  林熙回头看她一眼:“我要去祖母那里。”

  “这个时候?前面不才请安过嘛……?#34987;?#22920;妈话都没说完,林熙就已迈步,完全没多说的意思,而这个时候叶嬷嬷忽然挑帘子出来冲着花妈妈喊了一句:“花妈妈快跟着姑娘吧,有什么姑娘需要帮忙的,你还得尽?#21738;兀 ?#35828;完帘子一放人又缩屋里去了。

  花妈妈立时追了林熙往林老太太的福寿居奔去。

  “七姑娘啊,您这是要做啥去?哎呀,您别不说话啊,叫我这心里没底啊!?#34987;?#22920;妈一心在林熙身?#24076;?#30631;着她从来没这样的神情过,一时又急?#20540;P拿?#21475;子的追问言语,这般问了半路后,林熙站住了脚看向她:“妈妈,你是我的人,我能仰仗你一桩事吗?”

  花妈妈一顿立时点头:?#30333;?#28982;啊!”

  林熙立刻冲她勾手,继而踮脚在她耳边一番叽咕,花妈妈一愣看了林熙一眼,却立刻点头应成了:“七姑娘你放心,这事我准给你办好!”

  “那快去吧!”

  “那你……”

  “我去祖母那里而已,自己府上没人跟着也丢不?#35828;摹!?#26519;熙说?#31449;?#24448;前迈步,花妈妈跟在她后面,待二人穿过游廊后,却是一个向?#24076;?#19968;个向东了。

  林熙奔的是?#24076;?#26519;老太太的福寿居所在,她一入院,就看到雪裘在外当值,立刻走了过去。

  “七姑娘,您怎么来了?”雪裘迎了上来。

  “我有事要找祖母。”林熙浅笑而语,当即雪?#23186;?#23627;通传,待林熙进去后,就看到常妈妈扶着林贾氏走了出来,两人一身的香线味,显然祖母先前是在佛?#32654;?#30340;。

  “熙儿见过祖母。”林熙当即福身,林贾氏一摆手:“行了,过来坐着吧,你说找我有事,什么事啊?”

  林熙立刻上前,却没坐着而是立到了林贾氏的身边,一脸忧色:?#30333;?#27597;,方才六姐姐出了事,可把我吓着了,慌里慌张的回去,想着能不能从医书上找点应对的法子,却无意中看到一句‘药理常悖,生?#24605;?#35763;’立时想到六姐姐这两年上都是吃着王御医给开的暖身药去那寒气,而今日里六姐姐这么一上热症,大夫给的可是发汗的药,应属凉性,那会不会和王御医的药出了岔子?六姐姐会不会伤了身子啊?”

  林贾氏闻言一愣:“这个,不会吧?大夫们肯定诸多留意,不会……”

  ?#30333;?#27597;,六姐姐的身子本就不好,若出了差错那可不小啊,不如您叫人把王御医请来给六姐姐再瞧?#19971;攏?#23425;可多折腾几趟也好过六姐姐做下病症啊!”

  林贾氏闻言觉得?#34892;?#36947;理,当即看向了常妈妈:“你去叫管家跑一趟吧!”

  “常妈妈,劳您催着管家他们快一些的好,这府里还熬着药呢,万一有什么不对的,喝下去了可麻烦啊!”

  常妈妈点头答应着立时出去了,林贾氏看着林熙冲她一笑:“你真是个好性子,替着你六姐?#24853;?#24515;!”

  林熙一笑:“都是一家人嘛,我怎能不提姐姐着想呢!”?#24213;?#22905;低头?#21487;?#20102;林贾?#24076;骸白?#27597;今早吓坏了吧,不如熙儿给您捏捏肩?嬷?#32440;?#36807;我几个手法,说捏了?#24613;?#33298;服。”

  林贾氏伸手轻捏了下林熙肉乎乎的脸?#30504;骸?#30693;道你会疼人!”

  林熙立时蹭去了榻上给林贾氏捏肩,可脸上那点笑容却已消失,她双手在给林贾氏揉捏,双眼却直愣愣的看着窗外,平静如水,却见秋色。

  ……

  花妈妈奔到了正房院落,就看到章妈妈拉着一众的?#23601;妨?#22312;院子口?#24076;?#33457;妈妈一愣,立时明白三年未见的情形竟然又出现了,而章妈妈看到了花妈妈,立刻上前?#35835;?#22905;到一边说话:“你怎么跑来了?”

  “太太不会和老爷又,又吵上了吧??#34987;?#22920;妈答非所问。

  章妈妈撇了嘴:“老爷越发的宠溺着那贱人,太太是寒了心了,要不然今日也不会发火了,这会儿也不算吵,老爷正哄着咱们太太呢,只是……哎,太太那性子你也知道,一般不上火不急眼,可真急了,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正较劲着呢!”

  “那该死的蹄子,就没一天安生!?#34987;?#22920;妈立时表示愤慨,章妈妈扯她一把:“说啊,你来做什么?”

  花妈妈拉着章妈妈再往边了一些咬着她耳朵言语,立时章妈妈顿住了,继而偏着头看着花妈妈:“七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花妈妈摇头:“七姑娘可没说,只说这事若成了,虽是家门不幸,太太却可就此高枕无忧,关键就看咱们这事成不成了!”

  章妈妈蹙了眉:“那要是找不出东西呢?”

  “七姑娘说了,不见兔子不撒鹰,等信儿一到再动手,只叫?#37027;?#30340;先盯死了!”

  章妈妈眼珠子一转,看了看正房:“成,这事我去安排!”

  ……

  有了管家去请,不大会儿功夫王御医上门了,人一来,管家自是报送,信儿也就传到正房这边,章妈妈立时进去传话,林昌和陈氏都是诧异。

  “王御医?”林昌挑眉:“这会儿的怎么来了?难不成六姑娘又不对了?”

  “是老太太请的,不知是不是六姑娘的不对。”

  林昌立时转头看向了陈?#24076;骸?#20320;瞧瞧,岚儿都这样了,娘都不放心的又请了大夫来,你还?#34892;?#22312;这里和我呕气?都说了亲事?#24076;?#25105;不会由着她乱来的,你还闹腾什么?”

  “她不乱来,可你会乱来!”陈氏?#24213;?#36215;了身:“我管你呢?你喜欢乱就乱去,反正嫁鸡随鸡嫁狗随?#32602;?#20320;要坏了?#36865;荊?#25105;跟着你吃?#36153;什?#23601;是,可你别调头来怨我没提醒你!”陈氏说完转头迈步出屋,冲着章妈妈招呼:“咱们过去!”

  她一走,林昌自是跟着,毕竟王御医可不算什么小角色,他们家能把人家请来,那都是?#21103;?#30340;关?#25285;?#20294;论他们两个的身份,今时今日都还是多少欠着点的。

  三人这么往福寿居?#24076;?#36824;?#22351;?#21602;,就遇上林贾氏房里的,?#24213;?#20182;们都去了玉芍居,这一行人又往那边去。

  ?#23433;?#30693;道岚儿是不是更?#29616;?#20102;,可千万别烧出个好歹来啊!”林昌心疼,口中不免嘟囔,陈氏闻言心里更是憋气,冷着?#38472;?#27493;,三人一进院子,陈氏看了一眼章妈妈意思她出声招呼,就听到屋内啪的一声脆响,似什么东西摔在?#35828;厴希?#32039;跟着接二连三的物件咋地,噼噼啪啪个没完,而章妈妈一顿,立时向?#38393;?#25195;看,那些跟着老太太一窝涌进来的?#23601;?#23110;子立时便向玉芍居各处散去!

  而此时陈氏和林昌已经快步冲向了主屋,才挑帘进去,冲进内室,就看到林贾氏手里拿着拐杖在不住的?#20040;潁?#32780;她的?#24742;媯?#26519;岚抱着头四处闪?#24726;?#20197;至于背后那博古架上的东西不住的摔下碎裂,而这边香珍完全痴呆般的立着,一旁的王御医则是捏着胡子一脸的厌恶,而在他们的?#21592;擼?#26519;熙静静的站着,亦如先前?#21069;?#19981;急不惊,淡定?#27973;!?br>
  ?#30333;?#25163;!快住手!”林昌眼见场面如此混乱,立时上去拉扶林贾?#24076;?#27492;时林贾氏一回头抄着林昌就是一巴掌,毫不客气的斥责道:“你可真行,竟帮着你的闺女作假!”

  林昌一头雾水捂着脸问询:“什么作假,娘,您在说什么啊!”

  林贾氏大喘着粗气,举着拐杖指向了那个瑟缩在博古架前的林岚:“你不知道?#21069;桑?#20320;的女儿,说什么熬心****?#27492;?#20170;早出了高热,我呸!她那是吃了寒?#25104;ⅲ?#25955;热着呢!寒?#25104;?#21738;里来,除了你们这些诗会的人,谁屋里有这个?不是你给她的,她哪里来?”

  林昌一时蒙住,转头看向林岚,林岚咬唇不语的低头,显然这事不是赖她。

  “这,这不可能吧?”林昌口中喃喃:“会不会弄错了?”

  此时王御医一清嗓子:“林大人是怀疑我的诊?#19979;穡俊?br>
  ?#23433;?#25954;!可是这……”

  “食用寒?#25104;ⅲ?#20307;内高热许得散出,行冷?#24120;?#31359;薄衣,泡冷浴才可发散,我来时是听闻你家这六姑娘早间高热,李郎中给开了热汤发药,本说给她把个脉瞧瞧,结果,一来就撞见你家六姑娘在床上疼的打滚,一查脉象才知道,她泡了热浴,高热加热,冲在肚腹,胃满胀痛如何能不打滚?如今我已经给她扎针散热,发散完了自就对了,?#36824;?#33267;于为什么你家六姑娘会吃了寒?#25104;ⅲ?#36825;我可不知了,但为人医者,?#22351;?#19981;提醒一句,此行为猛举,需得借酒行散,有人可,有人不可,六姑娘的身子太虚最好别碰,而且这般不知忌讳的乱来,是会把命搭上的!”

  王御医说完冷着一张脸摇头而出,立时陈氏便陪着相送,到了门口有叫管家取了五十两的诊金出来,显然有封口之意,那王御医什么也没说的就走了。

  陈氏当?#20945;?#36523;回来,回到了内屋,就看到林昌瞪着林岚:“说,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38405;?#19996;西,那东西你又从哪儿弄来的?”

  林岚缩在角落?#24076;?#20302;?#39134;?#29791;,声如蚊?#31119;骸?#25105;,我误服而已。”

  “哼!”林贾氏一个冷哼后,抬手就把手里的拐杖抄着林岚给砸了过去:“你可真会误服啊,一大早不是在我跟前熬心的高热了吗?不是你一宿没睡所致吗?在我这里惺?#39318;?#24577;,却?#36824;?#26159;你玩一场把?#32602;?#24403;真你爹娘还有我都是你玩弄的?#24213;?#20102;吗?”林贾氏?#24213;?#27668;恼的连连拍桌。

  ?#30333;?#27597;,岚儿不是有意的,是,我是真的误服了,?#19968;?#20197;为是我熬心才高热的,我已不知我几时吃了那东西啊!”林岚一脸我也很无辜的表情,立?#27604;?#26519;昌看向了林贾?#24076;?#32780;就在这个时候,章妈妈却扯着一个?#23601;?#25163;里拿着一包东西进了屋,口中嚷嚷着:“太太,刚才这?#23601;?#39740;鬼祟祟的爬?#21621;?#21521;去后院,被我给逮回来了,结果这里一包的东西,您还是看看吧!”

  当下章妈妈把那?#23601;?#24448;地上一搡,?#23601;?#20415;跪去?#35828;厴希?#32780;一包东西章妈妈则交给了陈?#24076;?#38472;氏转头拿着就去了林贾氏旁的小几前。

  此时林岚目光一?#22270;?#24537;看向那?#23601;罚?#21364;不料?#23601;?#21069;面站了个人--林熙,正好把那跪地的?#23601;?#32473;挡了个严实。

  林岚狠狠地盯着她,她依旧是一?#36924;?#38745;的模样,淡然与之相对。

  “这是寒?#25104;ⅰ!?#38472;氏拿出一个瓶子来一边皱眉?#24213;?#19968;边看向了林昌。这东西,他们这些文?#35828;?#36898;诗会酒会的就会扎在一起食用,所以林昌的书房里有这东西,她早已熟知,看见瓶子就能确认。

  林昌见陈氏?#27492;?#31435;刻辩解:“我没给过这东西给她!”

  而此时林贾氏已经又抓了个瓶子出来,打开来一闻,立时皱了眉头:“怎么还有麝香?”

  陈氏闻言回头去翻另外几个瓶子,纸包,最后一脸惊色的看着林岚:“怎么连红花都有?这些可全都是堕胎之物,难道你……”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36766;?#20805;(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锦绣芳华万古情书评:
足球即时指数捷报网
网上赌场作弊 20选5玩法介绍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走势图 32张牌九实战绝技 码报生肖图最新资讯 双色球带坐标走视 中国福彩深圳风采单式 168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双色球复式投注对奖表 上海斗地主 广西快乐双彩公告结果 2019年码报生肖图 锦州凌海广告电话号码 浙江20选5中奖